当前位置:滋补药膳食谱-滋补汤-珍善补国学红楼梦中柳湘莲因何事要打薛蟠?发生了什么
红楼梦中柳湘莲因何事要打薛蟠?发生了什么
2022-11-17

柳湘莲,《红楼梦》人物,世家子弟,绰号“冷郎君”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贾赦终究是买了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儿嫣红收了房中做小姨娘。只可怜鸳鸯被大老爷一个念头人生尽毁,头发剪了,誓言发了,注定结局是悲无喜了。

没有人会特别关注鸳鸯的悲苦,即便贾母也不过当成一件小事,过去就过去了。

这边到了九月十四日,前面说的赖尚荣捐官赴任的好日子到了,贾母带着一群人开开心心的去赴会。原文对赖家也有一番描述。

(第四十七回)贾母高兴,便带了王夫人薛姨妈及宝玉姊妹等,到赖大花园中坐了半日。那花园虽不及大观园,却也十分齐整宽阔,泉石林木,楼阁亭轩,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。

赖大家的花园不及大观园,这个比较就厉害了。大观园是给贵妃省亲兴建,是皇家标准。赖大家不过一介奴才如何比得!

可作者又说“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”,就知道赖家的花园非常不凡,比不得大观园,也与以前的贾家花园差不多。

夸张不!要知道“惊人”一定是大手笔,“骇目”更是巧夺天工,极尽心思,必然也是花费巨大。

再联系赖嬷嬷说赖尚荣从小到大花费的银子,足以打一个银人,就知道赖家实在不是一般的富贵。

如今贾家内囊空虚,赖家却蒸蒸日上,体现的就是为何皇帝不顾信义,没有等贾家袭爵完成就抄了他们。

贾家等四王八公老臣已经成了王朝的硕鼠和累赘,不除必然危及社稷。当臣大于君,就是王朝之祸。不提。

贾赦还在没脸之际,也就没来赖家,贾珍、贾琏、贾蓉代表参加。赖家也请了几个官长、熟悉的世交作陪,其中就有贾宝玉的朋友柳湘莲。

要说这柳湘莲也是个传奇。他本是世家子弟,读书不成,父母早丧,素性爽侠,不拘细事,酷好耍枪舞剑,赌博吃酒,以至眠花卧柳,吹笛弹筝,无所不为。因他年纪又轻,生得又美,不知他身份的人,却误认作优伶一类。

“酷好耍枪舞剑,赌博吃酒”,乍一看还以为是《水浒传》中人。也因此知道柳湘莲实在是江湖中之侠士。也是《红楼梦》里唯一的一位江湖中人。

他虽然出身京城世家,奈何家道中落,十足是个破落户。长相俊美,若不是习得一身好武术,怕不被人吃了。

但也就因为他是个破落户,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家庭底蕴足以让他学得一身的技能。虽然很难出人头地,却也有本事周游在达官显贵门庭与之交往。这就像高俅,只是柳湘莲没有高俅那么好运气罢了。

不过,那个年代对高俅、柳湘莲这类人也有一个称呼,就是“帮闲”。他们是实打实的“蔑片相公”。看似王公子弟与之交往,实则不过是多了一个技能出众的人在身边充门面。

柳湘莲与贾宝玉和秦钟都是好朋友。他也只能与这些少年天真的贵族子弟交往才能体会到真性情。贾宝玉偷空与柳湘莲一晤。说起了秦钟修坟扫墓之事,贾宝玉慨叹自己不得自由,虽然有钱也不能做主。

柳湘莲却很大度,也不以为意。直说不用贾宝玉操心,外头一切自有他照顾。

柳湘莲的性格就是侠士性格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”,愿意分享,却也不为日后发愁。这也导致他面对薛蟠骚扰时,可以义无反顾地做到快意恩仇。

第九回贾宝玉和秦钟上学,就说到薛蟠有“龙阳之兴”,专门交学费去学堂结识那些少年小学生。他花钱大方,颇有一些小学生被他收买。其中金荣、香怜、玉爱就是其中三个。

注意这个“香怜”就是与秦钟被金荣抓住,惹出一场风波的那个少年。而“香怜”与柳湘莲谐音,曹雪芹如此安排,也是给柳湘莲作今日之伏笔。

薛蟠认为柳湘莲是风流人物,又擅长串男旦之戏,必然与香怜一样,能被他所猎取。殊不知柳湘莲串戏不过是技多不压身,与蒋玉菡不同。内心是实打实的爷们儿,钢铁直男。

这边薛蟠喝了几杯把持不住,在酒桌上洋相百出与柳湘莲拉拉扯扯。柳湘莲一来看着主人赖尚荣面子,二来也是贾家惹不起,才会一再忍让。却被薛蟠误会成欲拒还迎。

(第四十七回)刚至大门前,早遇见薛蟠在那里乱嚷乱叫说:“谁放了小柳儿走了!”柳湘莲听了,火星乱迸,恨不得一拳打死,复思酒后挥拳,又碍着赖尚荣的脸面,只得忍了又忍。薛蟠忽见他走出来,如得了珍宝,忙趔趄着上来一把拉住,笑道:“我的兄弟,你往那里去了?”湘莲道:“走走就来。”薛蟠笑道:“好兄弟,你一去都没兴了,好歹坐一坐,你就疼我了。凭你有什么要紧的事,交给哥,你只别忙,有你这个哥,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。”

薛蟠将柳湘莲直接当成“禁脔”,不容许他人染指。她也并不傻,知道许之以利。你听他说无论什么要紧的事,都交给“哥哥”。这才认识他就自诩为兄长,要一力承担了。还说“有你这个哥,做官发财都容易”。

要不说薛蟠有时候天真的可以。他要真那么厉害,何至于一家人进京在贾府寄人篱下,又何至于在京城被人瞧不起。第二十八回冯紫英请客,贾宝玉出题[悲愁喜乐]酒令,可不就是将他当了“蔑片相公”。而贾琏称他薛大傻·子,王熙凤叫他薛老大,哪有一点尊重!

薛蟠要是“升官发财”都不愁,他自己提升一下还不好?何必在此空头资票忽悠人!

其实,这就是薛蟠,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家的真实处境,甚至自我感觉良好:他家有钱,亲戚是大官贵族,他就可以呼风唤雨,想要什么就得到什么。他的自大,就源于没有真正吃过亏。他再想不到,小小的柳湘莲今日就让他吃个大亏。

(第四十七回)湘莲道:“既如此,这里不便。等坐一坐,我先走,你随后出来,跟到我下处,咱们替另喝一夜酒。我那里还有两个绝好的孩子,从没出门。你可连一个跟的人也不用带,到了那里,服侍的人都是现成的。”

薛蟠不堪,柳湘莲打定主意让他好看。便用计诱他出来要单独喝酒,还说家里有两个“绝好的孩子,从没出门”,也就是私养的娈童,还没有破身的意思。故意引诱薛蟠,让他不得拒绝。

薛蟠用“升官发财”诱惑柳湘莲,柳湘莲就用“美酒美色”回以诱惑。显然这一朝,输的人必定是薛蟠。

(第四十七回)薛蟠笑道:“这话有理。”连忙下了马,也拴在树上,便跪下说道:“我要日久变心,告诉人去的,天诛地灭!”一语未了,只听“嘡”的一声,颈后好似铁锤砸下来,只觉得一阵黑,满眼金星乱迸,身不由己,便倒下来。湘莲走上来瞧瞧,知道他是个笨家,不惯捱打,只使了三分气力,向他脸上拍了几下,登时便开了果子铺。薛蟠先还要挣挫起来,又被湘莲用脚尖点了两点,仍旧跌倒……

薛蟠挨打这段是《红楼梦》唯一一段武打。颇有些“鲁提辖拳打镇关西”的架势。只可惜薛蟠不是郑屠,柳湘莲也不是鲁达,并不想真的要打死薛蟠。

柳湘莲打薛蟠,只是为了教训和羞辱他一番。其实这顿教训来得比较晚。如果薛蟠要是早有这个教训,他也不至于长成这般样子。

有些人狂妄自大,往往因为没有吃过亏。等柳湘莲打了薛蟠之后,他的人生就收敛很多,也知道小心谨慎为何物了。

柳湘莲打了薛蟠,就知道势必在京城待不下去。他不是不能隐忍问题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,问题是他退薛蟠就会步步紧逼。难不成真要委身屈就?

所以,一腔义气之下,柳湘莲决定快意恩仇,先收拾了薛蟠再说。至于后来如何?反正自己孑然一身,天涯何处不是吾乡!

不过此时的柳湘莲的杀伐果决,要与后文面对尤三姐时的优柔寡断对照。此时多爽侠,彼时就多懦弱。

人性之于柳湘莲,终究显露他只是一介凡人。

要注意一点,柳湘莲的小厮叫“杏奴”,占着一个“幸”字,就与薛宝钗的丫头叫“文杏”一样,曹雪芹给他们留下了一点微小的幸运。